3月4日,全國政協常委、民盟中央常委楊維剛在駐地接受記者采訪,就“職業教育的發展以及方向”建言獻策。

楊維剛介紹,職業教育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動力,更是人民群眾的福祉。在就業層面,他提出應“化解對??坪吐殬I教育的政策性歧視”,鼓勵“各地政府部門、民營企業積極吸納??粕蜆I。”同時,職教應堅守“戰略意識”“質量意識”和“服務意識”,做到“提高質量”與“提升形象”并重。

所謂“戰略意識”,就是堅持把發展職業教育作為民生工程、戰略性基礎工程,不斷增強對職業教育的扶持力度、經濟投入,把發展職業教育列入政府民生工程和財政重點工程當中;“質量意識”,即切實推動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由低端向高端轉型,由“增量”向“提質”升華,打破職業教育天花板,開設職業本科教育,推進職教高考改革。同時,面向社會提供個性化、多樣化、縱深化的高質量職業教育和培訓服務,暢通人才成長通道,推動職業教育成為符合廣大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教育類型;而“服務意識”,就是要求職業學校堅持根植產業沃土,為產業發展賦能,為社會發展服務,主動適應社會發展和產業變革,深化校企合作、產教融合,推動職業教育集團建設,不斷發揮領航作用。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政府參事、上海中華職教社常務副主任胡衛建議積極探索“普職融合”發展新模式

‘普職分流’被很多家長認為是‘普職分層’,學生在中考時就被‘分層’乃至‘淘汰’到中職,一直以來,職業教育被看作‘低人一等’。”

胡衛表示,這會令家長充滿“普職分流恐慌”,進而加劇中考競爭,嚴重影響義務教育階段“雙減”目標的落實。“普職分流”演變為“普職分層”,令很多中職校的師生對中職的認可度日益降低,也直接影響了中職的辦學質量。

因此,胡衛建議積極探索“普職融合”發展新模式。

逐步把更多高中辦成綜合高中,同時在每所高中學校開設普高課程和技能課程,并探索發展以專項技能培養為主的特色綜合高中。

逐步推行綜合高中學分制教學,將來對高中階段在校生 “普職相當”的要求,可改為要求綜合高中開設普通學術性課程與技能課程的比例要大體相當。

穩步推進普高與中職合并重組。鼓勵和支持具備條件的地區(如上海、江蘇、浙江),先行先試,推進現有普通高中與中職學校的合并與重組工作,加快發展新型綜合高中。

 

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中央委員許進建議,在普通高等教育與職業高等教育兩個教育體系之間建立互認標準的教育評價體系,以進一步推動普職分流

許進看來,由于教學質量不高、學歷受歧視等原因,職業學校往往成為學生及家長不愿意接受的選擇,這很不利于職業教育的長遠發展。

“當前我國就業面臨著結構性矛盾,實際上高素質的產業工人依然缺口很大。”許進表示,在產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下,一些新型與高端制造業企業對技能、素質的要求更高,擁有一技之長的職業院校學生的就業前景非常廣闊。

 

他建議,在普通高等教育與職業高等教育兩個教育體系之間建立互認標準的教育評價體系,以進一步推動普職分流,“我認為當務之急是大力發展職業教育,打通職業高中和普通高中兩個教育體系,讓孩子們有更多選擇機會,而不是千軍萬馬都去擠高考這個獨木橋。”

 

全國政協委員、民建中央常委、中華職業教育社副理事長蘇華:加快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

如何突破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的瓶頸?蘇華建議,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政府、行業、企業、學校要協同育人,中央財政和各省市地方財政共同承擔地方院校向職教本科學校升格、向應用型本科學校轉型的經費。

蘇華建議,穩步發展職教本科,促進應用本科轉型。擴大職教本科規模,加快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加快推進地方普通本科學校向應用型本科學校轉型,積極鼓勵獨立學院轉設,建設一批職教本科學校和應用本科學校等。

深化職教高考改革,暢通人才上升通道。完善“知識+技能”考試辦法,將職業技能考試成績權重提高到50%以上,職教本科學校和應用本科學校應直接面向中職學校招生。職教高考本科招生比例應逐年提高,在關鍵領域,實施“能工巧匠、大國工匠”培養計劃,加大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力度。搭建技術創新平臺,大力推進產教融合。創新產教融合體制機制和人才培養模式,落實企業和學徒補貼政策,落實產教融合型企業“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組合式激勵和相關稅費政策等。

 

全國政協委員、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戴立益建議提高中職校長培訓針對性和實效性

全國政協委員、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戴立益接受采訪時表示,不少中職校長是從普通學?;蛘呓逃姓徫晦D崗而來,培訓的機會過少,培訓的針對性和實效性有待提升,培訓也缺乏專門機構支持。

職業學校校長專業素質的高低直接影響到學校的管理水平和辦學質量,戴立益說:“調研中我們發現,很多中職校長從來沒有參加培訓的機會,即使參加培訓,更多是一些專題類的培訓,如財務類的、安全類的培訓,很少有系統的培訓。更多時候是和普通中學校長一起培訓的,培訓缺乏針對性,尤其是針對專業建設、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內容非常少。”

戴立益還發現,教育部目前下設“教育部中學校長培訓中心”“教育部小學校長培訓中心”“教育部幼兒園園長培訓中心”,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則承擔高等學校領導干部以及教育行政部門領導干部培訓的使命。目前唯獨缺乏對職業學校尤其是中等職業學校校長培訓的專門機構。

因此,戴立益建議,應建議盡快成立國家級中等職業學校校長培訓中心,凸顯培訓的職教特色,“充分整合一流大學、行政部門、頭部企業、基層學校的優勢,建設一支高質量的職業學校校長的培訓隊瞄準未來十年乃至數十年對職業技術人才的需求,建設并培育職業學校校長培訓的企業和學校等跟崗考察基地,建設職業學校校長培訓的跟蹤評估制度。”

 

全國人大代表、人福醫藥集團董事長李杰建議打造普高和職校之間的流動通道,打破普高和職校之間一次中考定乾坤的壁壘

李杰說,回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高等教育錄取率較低,工業也不夠發達,中等職業學校對學生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原因是就業有保障。

隨著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學生愿意上普通高中,進而考大學。自1999年起,高校開始大規模擴招,高考錄取率不斷上升,與此同時,中等職業學校的招生逐步陷入困境。

對此,李杰建議加強政策宣傳,營造家校共同關注教育氛圍,改變對“職業教育”的偏見。他建議,國家和各級政府相關部門進一步加強輿論引導,讓大國工匠、能工巧匠成為人們心中偶像,也為廣大的學生和家長提供多渠道、多路徑的升學和就業咨詢通道,讓家長和學生親自走進職校體驗,切實為家長解決實際問題,形成家校社共同關注職業教育的良好氛圍。

其次,他建議實施學分互認、學籍互轉、雙向流動的全新人才培養模式,“讓那些具有研究型潛質,但成熟醒悟晚的孩子,即便進入職校就讀后,還可以通過考試進入普高,也讓那些動手創新能力、具有高水平技能潛質的孩子,進入普高后覺得不合適,也能夠自主選擇進入職校。”李杰表示。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農業大學工學院教授韓魯佳:加強現代農業職業教育發展,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

韓魯佳認為,如果說職業教育是我國教育體系的“短板”,農業職業教育更是“短板”中的“短板”。在《關于著力加強現代農業職業教育發展的提案》中,她呼吁推動“農業職業教育法”立法。

在《關于進一步加大農機裝備操作人員技能提升培訓工作力度的提案》中,她提出,農機裝備操作人員是推進農業機械化、建設現代農業的重要力量,是新型職業農民的重點人群,應該劃撥專項資金實施技能培訓,針對性提高這部分人群的免費和資助政策覆蓋面。

在《關于優化國家公派留學資源配置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的提案》中,她呼吁增設“國家公派農科類人才培養特別項目”,打破以個人需求為主的選派模式,實施自主、連貫、規?;某山ㄖ贫ㄏ蜻x拔和派出,精準聚焦和服務鄉村振興人才。

韓魯佳表示,應該統籌各方面力量,進一步聚焦教育投入、管理體制、教學質量、社會地位等難點、堵點問題,理順職業教育管理體制,取消對技能人才的歧視政策,推動我國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讓它真正成為我國人才成長的“第二賽道”。

 

全國人大代表、西南大學教授謝德體:培育職業院校“走出去”國家品牌

針對我國職業教育國際化水平總體還不高,國際化技能人才培養仍是短板,國際交流合作規模需進一步提高這一現象,謝德體建議,應加快國際化技能人才培養,培育職業院校“走出去”國家品牌,要重點滿足“一帶一路”建設需要,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職業教育機構交流合作,探索實施“一帶一路”技能人才訂單式培養。

謝德體指出,彌補職業教育國際化短板,就要加快探索國際合作辦學的路徑,在專業建設、師資隊伍等方面加快國際合作,實現技能人才跨文化能力培養,加快人才培養標準與國際接軌,積極開發國際通用的課程體系,探索境外辦學、線上教學。要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在職業教育專業課程設置上加快“升級換代”,由普通技能人才培養向技能型創新人才培養轉變,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效銜接。

謝德體建議,盡快完善職業教育法規體系,完善高職院校“1+X”證書制度的內涵,建立健全高職院校對留學生招生專業的備案制度,助力非營利性民辦高職教育與公辦一體化發展的新格局。

 

全國人大代表、浙江金融職業學院院長鄭亞莉:讓職業本科教育成為職教高質量發展的關鍵

鄭亞莉建議,穩步發展職業本科教育,需要對已經升格或合并的職業大學提高人才培養質量,對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要支持升格,做強存量、做優增量,讓職業本科教育成為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關鍵。

要明確“雙高”學校升本是發展職業本科的主渠道。職業教育領域就本科層次職業教育進行了多種形式的探索,引發了職業教育領域的廣泛關注。應進一步明確“雙高”學校升本,即“雙高”學校升格和舉辦職業本科專業是發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的主渠道,這批學校辦學基礎良好、實力雄厚,類型特色鮮明,能夠發揮引領示范作用。

鄭亞莉表示,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也是發展職業本科的著力點。一方面,要堅持德技并修、育訓結合,培養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要瞄準技術變革和產業升級方向,以培養高階職業能力為導向,培養具有復雜實際問題解決能力、審辯式思維能力、創新能力的專家型技術技能人才;另一方面,要堅持服務至上、技術創新,增強服務行業企業能力。

鄭亞莉還表示,要加快相關政策落地。當前關于職業本科教育的政策和法律已經完成頂層設計,關鍵是將政策落地,推動符合條件的??坡殬I院校升格或舉辦本科層次專業,做優做強職業本科院校的存量和增量。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志勇則建議,完善社會流動政策,打破職業院校畢業生在就業、城鎮落戶、各種晉升方面的歧視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與社會發展研究院的調查發現,30.2%的家長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上職業學校。不能不承認,整體上看廣大人民群眾對子女接受職業教育的認同度不高。”張志勇指出,其根本原因在于職業教育畢業生的社會地位、收入水平、社會晉升通道、社會保障政策不健全。

對此,張志勇建議國家從三個方面完善職業技能人才的社會政策。

一是完善技能人才的收入分配政策,提高技術技能人才的收入水平。德國、日本等發達國家,普通院校與職業院校畢業生的收入水平差距很小,促使人們可以按照自己的個性和興趣做出接受什么教育的選擇。我國與世界各國相比技能人才待遇偏低,國家應進一步提高技能人才的工資待遇。

二是完善社會流動政策,打破職業院校畢業生在就業、城鎮落戶、各種晉升方面的歧視。

張志勇指出,目前,從上升通道看,一方面,職業院校畢業生從中職、高職到本科貫通上升的路徑不暢,家長對孩子未來升學的需求得不到保障。另一方面,職業教育畢業生在就業、升遷、落戶等方面面臨嚴重的學歷歧視。

他認為,國家應將新增本科招生計劃主要用于職業教育本科院校擴大招生,限期將職教本科招生計劃提高到國家整個本科招生計劃的30-40%。

針對有些公務員、事業單位、國有大企業招工中只承認985、211、“雙一流”院校學歷,一些地方對職業院校畢業生落戶、子女入學等實施學歷限制等導致社會上學歷歧視的情況,張志勇認為,組織、人事部門應建立學歷歧視禁止清單事項管理制度,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用人中凡是觸犯禁止清單事項的,一律予以責任追究。

此外,針對“社會保障體系不健全,特別是與公務員、事業單位人員醫療、退休待遇差距過大導致職業院校畢業生總體社會地位不高”的現狀,張志勇建議,建立健全社會保障體系,加快技術工人與公務員、事業單位醫保、社保政策并軌的步伐,進一步提高職業教育的吸引力。

 

全國人大代表石聚彬:深化產教融合,推進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

對于我國職業教育發展存在的問題,石聚彬認為主要有三個方面:

一是普遍存在職業教育低人一等的觀念?,F在公辦教育的教育方式主要是培養研究型人才,但是相關調研顯示,學生中能成為研究型人才的僅占18%,另外的82%則是實用型人才。職業教育是培養技術技能人才、促進就業創業創新、推動中國制造和服務水平的重要基礎。但是長期以來,“低人一等”的偏見嚴重制約著職業教育的發展,“考不上高中去讀中職,考不上本科去讀大專”的想法根深蒂固。

二是職業教育存在著教育與企業需求“兩張皮”現象。我國多數地方是在用普通教育的思路和方式辦職業教育,基礎理論講得多,動手實踐能力培養少,許多職業教育學校畢業的學生就業率低,致使社會急需的技能型人才嚴重短缺。職業教育最關鍵的是培養實用型人才,職業技術學校不能千校一面,專業設置不能追求大而全,一定要與當地的產業結構和經濟發展緊密銜接,要辦出特色。

三是政策賦能少,企業參與職業教育動力不足。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指出,鼓勵上市公司、行業龍頭企業興辦職業教育。但是由于法律責任不明確、激勵政策缺乏,企業辦學的作用未能充分有效發揮。一些有條件的大型企業無意提前介入技能人才培養,認為這是政府的事,企業只管用人,無需培養。一些已經舉辦職業學校的企業反映辦學難,繳納的教育費附加得不到返還,學校得不到財政撥款,導致難以為繼。校企合作雙方的責權利不夠明確、規范,現有優惠政策不足以形成對企業的有效激勵;學生實習的安全責任分擔機制不健全,企業難以承擔其風險;校企合作中沒有給企業帶來明顯的“好處”,尚未形成以市場機制為基礎的利益共同體,致使企業辦學和參與職業教育的動力不足。

對于上述問題,石聚彬提議,要從引導樹立正確職業教育觀念、深化落實“放管服”政策,鼓勵以企業為主體的多元化辦學模式和加大對企業辦學的經費投入三方面入手,讓政策與市場形成合力,充分發揮職業教育的積極作用,推動企業和地區經濟的發展。

 

全國人大代表李孝軒:保障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

全國人大代表、云南工商學院執行校長李孝軒認為“相對普通教育,職業教育的成本更高,投入周期更長,需要較高的投入強度。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測算,職業教育辦學成本是普通教育的3倍左右。當前,職業教育總體經費和生均投入均顯不足,已成為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突出短板。”

李孝軒表示,我國教育經費投入中,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已占教育總投入的80%,職業教育投入的主體來自地方財政。而在全球職業教育體系最發達的德國,其職業教育的經費投入以企業為主、國家的鼓勵性政策為輔,企業投入大約占65%~75%,政府投入占25%~35%。

“一方面優化財政性經費支出結構,另一方面出臺符合當前國情的引導性、激勵性政策,鼓勵引導社會力量投入職業教育,激發行業龍頭企業舉辦職業教育的內生動力,應該成為優化當前職業教育經費政策、擴大職業教育經費投入的重要手段。”李孝軒認為。

對此,李孝軒給出了三條建議:首先,財政部門應按照高質量發展職業教育的客觀需要,科學測算各級職業教育的辦學成本以及與現有投入水平之間的差距,為財政性經費投入政策、學費政策、鼓勵社會力量辦學等政策提供基礎依據。

另外,明確各級政府對職業教育經費投入的責任和比例,壓實各級政府的職業教育經費投入主體責任,把“新增教育經費向職業教育傾斜”和職業教育經費“三個增長”落實情況納入《教育法》《職業教育法》等執法檢查重要內容,對各級政府履行教育投入進行督導評價。

 

全國人大代表姚勁波:提升職業教育水平,促進服務業實現更高質量就業

全國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勁波向2022年兩會提交書面建議“提升職業教育水平,促進服務業實現更高質量就業”。建議提出:

1.建立更加完善的產教融合、校企合作體系,由企業承擔更多人才培養的責任

在辦學體制上,強化政府統籌、行業指導的模式,深化企業參與,明確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權責,推動企業參與人才培養全過程。圍繞加快生活服務業高品質和多樣化升級,在人才培養模式上,通過專業與崗位,課程內容與職業技能標準,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的緊密對接,積極推進學歷證書和職業資格證書“雙證書”制度。

2.改革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和教育質量評價標準

“以終為始”建立系統化的人才培養通路,在服務業課程設置、人才培養方案以及實習范式的各個環節,緊扣服務業優化升級主旋律,促進服務業數字化轉型、線上線下雙向發展。改革職業教育質量評價體系,讓企業、行業組織、職業院校、市場和社會等廣泛參與,將用人單位及各方對技能人才培養的綜合評價為最終指標。結合服務業特點,制定企業職業技能等級認定管理辦法,鼓勵企業與社會培訓評價組織充分發揮各自優勢,聯合開展技能等級認定工作。對于等級認定工作采取動態管理,接受人力社保部門的監管和社會監督,推進技能人才評價提質擴面。

3.進一步加大職業技能培訓補貼力度,擴大補貼覆蓋范圍

結合平臺經濟、共享經濟的發展,鼓勵“互聯網+職教”的新型職業技能培訓模式,以更高質量就業為導向,突出能力建設,打破勞動者參加培訓的戶籍和地域限制,降低企業申領培訓補貼的門檻,充分調動企業投身職業能力培訓的積極性。通過專業的職業教育帶動廣大服務業從業者就業創業,為經濟建設發展輸送高質量的人才,將是職業教育今后面臨的更高使命。

 

全國人大代表李全文“當前中國高素質產業工人的總體數量嚴重不足,與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還不適應。他建議在全國各地組建至少一所門類齊全的綜合性職業教育學校”

中國兵器一機集團的黨委書記、董事長,李全文談及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時直言,目前,中國產業工人隊伍建設存在三方面的短板弱項

一是制造行業從業者的受教育程度整體偏低,還不能完全滿足制造強國發展戰略的需要,技術技能素質還存在較大提升空間;二是高素質、高職稱的技術工人數量明顯不足,所占比例偏低,存在較大需求缺口,智能設備技術工人更是嚴重缺乏;三是盡管工人隊伍整體文化素質、學歷情況大幅提高,但相較于其他領域從業人員,整體素質還有待提高。

李全文注意到,中國目前每年約有800多萬高等教育畢業生,2022年高校畢業生規模更將首次突破千萬。但此前畢業生進入工業企業的比例很低,首選為金融證券等非實體經濟,其次為科研院所、高等院校、政府機關等行政事業領域。

“這本來是社會現代化的一個必然趨勢,也是在工業化后期必然產生的結果。”但李全文意識到,“制造業在中國發展中具有特殊的重要位置,過早的‘去工業化’是一個很大的危險”。

在他看來,在產業工人素質亟待提高的背景下,組建綜合性職業教育學校等“組合拳”不失為好方法。

其一,在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組建至少一所門類齊全的綜合性職業教育學校,保障當地技術人才需求。李全文認為:“當前,中國職業教育學校良莠不齊,首先應整合職教資源。”

其二,國家應緊扣“卡脖子工程”和高端制造的薄弱環節,大力發展與緊缺產業需求密切相關的現代職業技術教育,培養與未來產業密切相關的高等教育應用人才,重視建設新型產業學院和未來技術學院,營造全社會創新創業的蓬勃活力。

其三,提升產業工人隊伍能力和素質。李全文建議國家打破職業技能等級與專業技術職務之間界限,打破產業工人職業轉換、崗位調整、職位晉級的限制,支持企業舉辦或參與舉辦職業教育,放寬審批條件,保障產業工人接受教育和培訓的權利。加大財政補貼,建立健全技能評價體系,拓寬產業工人的發展空間。

 

全國人大代表馬玉霞:建議盡快打通技能人才成長通道 推動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

全國人大代表、鄭州鐵路職業技術學院校長馬玉霞建議打破“天花板”,推動中等職業教育多樣化發展。中職是職業教育的起點而不是終點。要盡快完善“職教高考”頂層設計,適應經濟社會發展和產業升級的需要,滿足學生和家長對職業教育發展前景的期盼,從單純“以就業為導向”轉變為“就業與升學并重”,打通中職學生的成長空間,為中職學生接受???、本科層次的教育提供多種入學方式和學習方式。讓中職學生就業有能力、升學有優勢、發展有通道。

其次,打通“職教瓶頸”,加快充實高質量職業本科教育。全國現有職業院校9000多所,在校學生2900多萬人,而職業本科僅有32所,且大多為解決院校設置歷史遺留問題而設立的(如:河南有99所高職高專,僅有一所民辦職教本科),高職學生成長通道的瓶頸問題十分突出。

此外,馬玉霞認為還應該打破“身份壁壘”,創造人人皆可成才的社會氛圍。在就業招聘、職稱評審、職級晉升、研究生考試等方面,讓技能人才享受同等政策,在職業上有榮譽感、待遇上有獲得感、工作上有成就感、社會上有地位感,營造人人皆可成才、人人盡展其才的良好環境,提升職業教育形象,更好地推動經濟社會發展,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全國人大代表禹誠:建議通過普職融通提升職業教育認可度

全國人大代表、武漢城市職業學院教師禹誠建議普通高等教育、義務教育和職業教育進行教師互派、教研互通,加深彼此了解?!?/span>

禹誠介紹,武漢市開展名師工作室活動時,曾讓義務教育教師去聽職業教育教師的課。課后普通教育教師感嘆:職業學校的學生,在課堂中動手操作完成了非常復雜的項目制作,效果令人驚嘆。
禹誠建議,普通教育階段的《通用技術》課程可以由職業教育老師承擔,或者利用職業教育的實習實訓條件,開展普通教育學生的職業體驗課,幫助他們找準自己擅長的專業領域,對自己未來的人生多一種選擇。
除了在認識層面提高認可度,禹誠指出,國家相關部門還應該加大力度完善職業教育體系,改革職業教育升學考試和招生錄取模式。“建議打通從中職、高職,到職業本科、職業碩士,甚至將來還有相當于博士的更高層級的教育上升通道。為學生提供豐富、全面的教育選擇。同時,改革職業教育升學考試和招生錄取標準,充分考慮職業教育屬性特征。”

 

全國人大代表、宇華教育集團董事長李光宇建議深化中國與東盟國家教育合作,打造中國東盟職業教育合作共同體

李光宇代表援引《教育部等八部門關于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并介紹道:“中國將打造‘一帶一路’教育行動升級版,東盟國家可以說是我們的‘第一站’,東盟國家職業教育規模不大卻很有特色,比如泰國由于旅游業發達,接待國際游客經驗豐富,像泰國斯坦福國際大學的酒店管理專業水平就很高,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而我國職業教育規模大、發展速度快,雙方非常有利于形成優勢互補,實現共同發展。”

中國-東盟職業教育合作仍有較大提升空間

目前,中國與東盟國家教育合作主要通過互派留學人員、建立教育培訓中心、建立聯盟和簽署框架協議等方式進行。李光宇代表介紹道:“中國與東盟國家職業教育合作主要集中在江蘇、貴州、廣西、云南等省份,其他省份、地區職業教育機構在參與數量上相對較少,同時,參與主體主要是政府、高職院校、企業,而像合作辦學、教育資源共享等深度合作,進展較慢,中國—東盟職業教育合作網絡尚未建成。”

“另一個問題是學歷互認工作宣傳力度不足。比如中泰兩國早在2007年就已經簽訂學歷互認協議,實際上泰國200多所正規高校都應該納入我國教育部教育涉外監管信息網公示的中泰學歷互認‘白名單’,但目前‘白名單’尚未及時更新,名單里只有89所泰國高校。想要留學的學生經常會因為在‘白名單’中查不到相應高校而引發對中泰學歷互認的質疑,從而影響學生留學的信心,也會對中國與東盟的教育合作產生負面影響。”李光宇的代表補充道。

“走出去,請進來”,支持中國與東盟職業教育深度合作

針對以上情況,李光宇代表建議:“加大力度支持、鼓勵中國高校和東盟職業教育院校在中國合作辦學;鼓勵國內應用技術型本科、職業本科、高職院校向東盟國家輸出中國職業教育經驗與模式,大規模培養技術技能人才;加大中國和東盟國家學歷互認工作宣傳力度,盡快更新中國留學服務中心東盟國家高等教育學歷互認‘白名單’,減少雙方學歷互認阻礙。”

“中國與東盟國家職業教育的深度合作,戰略意義重大,‘一帶一路’建設注重沿線國家的共同發展,我國高等教育尤其是職業教育的發展,不應局限于國內短期的發展需求,而是要放置于全球視野下,中國高校要有充分的教育自信,并趁勢而上,抓住發展機遇!”李光宇代表最后補充道。

 

全國人大代表牛三平:職業教育即將迎來春天

牛三平長期在教育一線觀察到:職高教育普遍存在質量不高的現狀,“條件差”“教師差”“學生差”的客觀事實,往往導致學生就業從事低層次的技工類型崗位。在人工智能快速發展的當下,這類崗位多年后很可能被智慧化企業淘汰“下崗”。“這是我們發展職業教育時應該考慮避免的。”

牛三平建議:科學合理地制定職普分流比例,不要“一刀切”;擴大普通高中招生規模,延長人均受教育年限,延長我國主力勞動人口的儲備期;讓這些學生在高中階段打好基礎,通過高中進入大學,接受高職或者本科層次的職業教育,更好地適應經濟社會的發展需求,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